暑呓

前几天回去了一趟,跟同学一起的。ta是回去办身份证,我是回去拿个起子。
很牵强的理由,但有时候对于漫无目的的事,找到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真是难于登天。我说是食堂关门了没饭吃,但的确还有红房子;我说回去把电脑封印,但我最终还是带回来了;我说回去吃好吃的,但一回去就口腔溃疡,几乎每天都是豆腐;我说回去养病,但之前身体好得很;我说了回去拿起子,修电扇,但我还是没拿,外面随便买一个都可以了。
在家有个习惯就是晚饭后散步,望不尽的绿野青禾,路两旁稻飞虱穿来穿去,火烧云一片,暑气既已全消,夕晒尚有余温,现在完全看不到一个人在田里,大家都很闲,播种的季节早过了。门口来往的人多半是去牌场消遣的,再就吆喝着八毛钱一斤的西瓜的手扶拖拉机。所说要忙,就是几家喝酒了,但与我无关,我是不操心也不愿去的。家里时间过得太快,看完了岳飞看看龙门镖局,都没缓过神来,我要走了。
口腔溃疡好的快,一支西瓜霜就解决了。好了过了一天,我还是决定要回来的。家里没有学习的习惯,我还是无法心安理得的享受在家里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的生活,在家比在学校压力大。现在不是收获和享受的季节,我是准备回来了。
天气热的原因,下午两点才出发,到了仙桃车站,然后凭直觉步行到花源酒店。我敢说,这是我第一次在仙桃独自一个人走这条路,我对仙桃的路很不熟悉,原谅我长在那里。然后坐车到了天门火车站,在那临时买票,只剩一张了,一等座,贵四块钱,三点钟买的票,三点过七分的票,然后立马跑到了上车的位置。一等座,第一次,看我位置上有个袋子,我礼貌的问那位置有人没,旁边的乘客就看着我。我拿出了我的票,然后她就笑了。
我说我该感谢她的朋友。她和她朋友一起买的票,结果她朋友身份证消磁了,没办法回去改签了,他说刚刚改签的,我就上来了,坐了他的位置。
然后,地铁,公交,就在寝室了。
我该说些什么呢?或许这次口腔溃疡是因为我话太多了,该扎扎实实做点事了。我来,看看能改变什么。

孤芳自赏,不必捧场。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