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替

突然有种风烛残年的感觉,像是要老去了。大四了么?
桐花万里丹山路,雏凤清于老凤声。看到那些新生,不知说些什么,三年前和他们一样来到这片天地,也没有人对我说些什么。
我这样的啰嗦的人,却经常不知道要说什么,只是不知道何时我开始如此话多,也许是以前太寡言,也许是以后缄口不言。
但以前以后,不是现在,对于现在的我,这都不重要。
这些天发生了一些事,想说点什么。其实每天都有事发生,想想如此平常,似乎又没有说的必要了。但为了证明话多,还是写了。
前几天重新看了下东周列国,从豫让如何生不易节,死不易主,到赵无恤如何使晋三分,韩魏赵并起,春秋五霸成战国七雄,再到魏文王如何励精图治,李悝吴起如何变法,到卫鞅,孙膑庞涓,以及后来的苏秦张仪,如何令山川易主,乾坤倒转。当时感于豫让的视名节胜于生命,感于吴起的做大恶之人,行大’善之事,感于商鞅为万民福祉,与自己为敌,与天下为敌……颇多的感触,现在再想,却只是这些苍白无力的文字而已。
我之所以坚持写下这些,只是因为现在我还能想到这些,也只能想到这些。
还是继续说说最近的事吧,说说开学不到一个月,停水将近二十天的泰塑么?没什么好说的,只是正常的学习受到了点小阻碍,这也正常,当你不想做一件事时,所有的条件都对你有利;而当你决定去做一件事时,所有的困难都会找上门。
当然,仅仅知道这些没什么用,每天这样胡思乱想,想的再多也成不了思想家。以前不知道在哪看到的那句“我思故我在”,当时很喜欢这句话,但后来觉得存在与思考完全是两回事,只有条件反射和应激性的不会思考的低等生物很多,便弃之如草芥。我并不否认思想的重要性,但最多只是内因,不能唯心的夸大其作用。决定事物发展的还是只能是实践,思想可以指导实践,但不能代替实践。——当然,就算只是知道这些,也没什么用。
想起今天九一八,明天中秋,两个稍微有点特殊的日子,又想起了五仁月饼,也许是因为最近在网络遭吐槽的原因。对这事没什么兴趣,只是我才发现小时候那五毛一包的广月就是五仁,可能现在的人们都习惯了软柿子似的月饼,而广月在我的印象中唯一与之不同的,也许是留恋儿时的乐趣。不好吃便不买,对于网上的吐槽,不管是无聊者的恶俗,还是商家的阴谋,我也不想问,也不想参与进去,刨根究底。
看着这些空洞无义的杂七杂八,只是担心有朝一日再不能想到这些,再不能对自己说这些,完完全全陷入了生活留下的死循环中。我常常希望我是两个人,说的那个,是我;听的那个,也是我。
对外面的事,我是不怎么关心的。这个阶段,我所需要的,只是一个无人的教室,和一个操场而已。天下,与我何干。

孤芳自赏,不必捧场。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