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日记梦

昨日有梦,吾为人师。
先是高中,教语数。但很多课不讲,结果被主任谈话多次,想着生计,应付形式,却有诸老师旁听。
好像是讲苏轼词文的,书上有着几篇,索性一次讲了。
先是最出名的赤壁赋,我说同学们先读一遍。于是读了。我说再读一遍石钟山记,于是读了。大江东去读一遍。。。我言之再三,半节课过了,还是再读。
旁边的主任好像挺不给面子的,“哪里有得你这种教学方法,你好歹也给讲讲。”我说这种文章听比学有意思,主任数目示意,勉为其难。
我说请同学们看看这几篇文章有没有什么关联。答曰苏东坡之作。
问曰苏东坡何许人也,答曰文豪大家。
我说,先看石钟山记,这货想说什么。答曰事不目见耳闻,而臆断其有无,可乎?
问曰可乎?答曰不可。
他先否定郦道元以声名之,否定敲完了山南山北的石头的李渤。
和他儿子晚上在小船上玩,听到了声音,于是觉得这是石钟山得名之由。然后笑郦元简,笑李渤陋。山之来名,本就千奇百怪,人家好歹也是专门去探究的,李渤还是实地考察了的,自己则是送儿子的时候顺便玩玩,大半夜的,听到了点风声,就以为得名之由来。谁在臆断?
再看其余的,大江东去。历史上偌大的战役,没有去关注黎民,没有关注战事,也没有关注历史进展,却把焦点聚焦在一个女人身上,小乔初嫁,所以雄姿英发,所以摇一摇破扇子,讲几句黄段子,仗就打赢了。诸葛早有黄牛庙,曰,乱石排空,惊涛拍岸。且不说剽窃,把赤鼻矶说成赤壁,指鹿为马,还引得一大批无聊文人追捧,所谓豪放。本贻笑之事,却被无聊文人追为美谈,还生出了个文赤壁。臆断其有无,可乎。呵呵。
再看赤壁赋,前面大江东去里刚刚说了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。这才刚刚到水涨船高的七月既望,就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了。除了写景的,其余的不是意淫,就是废话,大家读着好听就读读,考试什么的,自己看着办。
还没讲完,教室里好像很安静,主任原来早就站起来了,貌似对我很尊敬。于是我被调到了初中。
初中好像又是讲了一个类似的课了,好像是教历史,教政治,没让我教语数。因为评价人物,评价政治,从不按书上来。再就上课放他们去玩,跟他们一起玩,多是荒诞。所以领导又是多次谈话,我到了小学。
小学好像安分了很多,我不必去给他们解释世界是什么样的,只需要教认字。
有个孩子跑过来了,问,老师,为什么蜜蜂来了,花园里就充满生气了?
答曰,蜜蜂干嘛的?
答曰,采蜜的。
答曰,别人偷了你家的酒,你生气不?
未毕,梦醒。近日许久不见梦,稍憩即醒,荒诞如此,难得一次,难得如此清晰。
阁子无光,不知时久。几上剩有半杯茶,已凉。

孤芳自赏,不必捧场。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