粘蝇板

一只苍蝇飞到另一只身边,开始一段时间,生活比蜜甜,而后,他们可以相濡以沫,这当然是件很温馨的事。可是时间长了,他们发现自己还是在粘在上面,失去了最初的自由,留给它们的,便是等不完的绝望。或许,等到某天,粘蝇板上的胶老化了,其中一个力量较大的挣脱了它的束缚,飞走了。临走前,他说∶我一定会回来的!剩下的一只会相信这句话么?或许,她不想在绝望中度过自己的余生。但是绝望就是绝望,她不相信,她也不敢相信,可是他明知道这里有粘蝇板,还可能回来么?他们都知道,回来那他不如不走,走了干嘛还回来。于是,头也不回,或许是怕暴露自己此刻的欣喜。他看到了另一只苍蝇,便飞过去,拿自己的不幸去引来一些同情,拿自己丰富的人生阅历去引来一些羡慕的目光,他开始满足了。那些走进过别人的世界的人似乎总是显得很有生活经验,显得很有历史,尤其是那些总在别人世界里进进出出的人,在别人的世界里刻下几道伤痕,便有了引人羡艳的谈资。他总是认为那些从没离开过粘蝇板的苍蝇总是好骗的。所以很快,他们就在一起了,他很开心,为自己满足。她们开始了一段快乐的时间,而后,他觉得好久飞了,想出去看一下。突然发现,自己脚下还是一张粘蝇纸。他开始挣扎,却越陷越深。此后,他又开始了渴望自由的生活,每天试图摆脱她周围的粘蝇纸。他会逃脱么?或许,某一天跑了,然后到了下一个苍蝇旁边,最后发现,又是一张粘蝇纸。但这已不是重点。因为粘蝇板留给他的教训是永远无法吸取的,到处都是粘蝇板。那只最初被抛弃的苍蝇或许又等到了另一只苍蝇。在他自豪的夸耀自己的过去时,她觉得很无聊,但还是假装出一副羡慕的样子,给他一点满足感,好让他留下来,因为她永远无法习惯这孤单。每只苍蝇脚下都有一个粘蝇板,她终于离开了第一只苍蝇脚下的粘蝇板,站到他这边来了。或许她运气不会总这么差,等他们发现失去自由之后,他便绝望了,不再想着挣脱这束缚,或许也是因为看清了,他们俩就这样可以一直过下去。他们长了一双翅膀,可见,自由是一件天生就很重要的事。可是,他们却总感觉一身桎梏。所以,总有一些苍蝇,为了自由,他们不停的飞,再累也得坚持,他们永远都是孤单的,因为不想被束缚,可他们有时也无法忍受这些孤独。只能自言自语,只能对影而酌。他们没有走进别的粘蝇板上,别的苍蝇也无法进入他们的世界。他们拥有了令所有苍蝇都羡慕的自由和飞行的能力,却永远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孤独不是他们的习惯,他们的习惯是去习惯孤独,如感冒病毒一样,总无法免疫。—这就是生活。

孤芳自赏,不必捧场。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