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习日志3

如果不是兴趣,坚持本身都会是一件无聊乏味而又痛苦的事,正如今天的日记,第三天,实习,继续。
上午讲的离子膜,老师准备了课件,却不料只有黑板,看她那样子,估计之前找教室都费了不少劲。
也是随便讲讲,都是高中化学里的。然后很快完了,就和我们聊天了。当然,与其说是聊天,不如还是说教育,只是现在说的是上班之后该怎么做与不该怎么做了。无聊的时候,玩了下同学的手机,不经意看到了几张艳照——当然是玩笑,你们不会介意。
下午是实习了,昨天闻的苯,今天就是氯气了。好在苯可以致癌,氯气就权当消毒水了。只是对那个女老师有点疑惑,25岁,常州大学,在这工作了十年,不明白她是怎么做,怎么做到的。今天天气不错,由于兴奋,中午yz把裤子穿反了,下午dy把褂子穿反了,不过都及时地在发现之后改过来了。完后屁颠屁颠地都跑过去打球了,包括我,因为,实在,太无聊了。
嗯,的确,很无聊,比我的啰嗦更无聊。
如孤村荒林,或者那种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晌午聒噪的蝉鸣,更像枯冷的冬夜里的几声乌鸦叫,把林子把夜叫的更显安静了。这安静,叫人厌烦。
看不到大漠,却有孤烟直,几处高耸入云,或黑或白,染得天空如水墨。化工厂随处可见,安静的烟囱,可以看出没有风。
写了前一半,一起打球,一起吃饭,喝酒。再写下一半时,已经忘了要写什么了,可见想做的事还是及早做的好。我的话多,我明白很少有人能忍受,除了我。但现在,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我也曾幻想过闲云野鹤的那些不切实际的生活,一种精神慰藉,是对某些早已厌倦了,却不得不继续面对的事,这是一个人最累的时候。然后睡一觉,忘了,继续生活。
风吹过外面的树梢,沙沙的响,看不出昨晚下过一场雨,日子继续过着。
2013年6月27日
小雨转阴,阴转晴。

孤芳自赏,不必捧场。
分享